薄荷阅读MintReading
百词斩旗下品牌
大棚户夫人 The Lady of Big Shanty
The Lady of Big Shanty大棚户夫人

作者:未知

现在是午餐时间,队员们都挤满了。不仅是演员,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从高大健壮的建筑师到安静的外科医生,他们都蜷缩在角落沙发的垫子里。大厅里坐着一位和蔼可亲、满头白发、身穿白袜子的老绅士,也许是在给一位羽翼未丰满的悲剧演员出主意。他默默地吞云吐雾地抽着一根长长的雪茄。这是游手好闲者和工人们抛开一天的工作,与同伴们安静地聊天的时候。
厄运 The Luck of the Vails
The Luck of the Vails厄运

作者:未知

短暂的冬日即将结束,薄暮,钢铁和银色的薄暮,如同无风的霜冻,在冰封的大地上,以清晰的暮色悸动着落下。太阳灿烂的,但冷作为一个电灯,没有在所有的小时的光辉的实力足以融化冰凝结在前一晚,和草坪上的每一片草叶,每个喷淋和小枝光秃秃的灌木篱墙,一直晶体分钟和无数的枪。
吊桥上的危险 Danger at the Drawbridge
Danger at the Drawbridge吊桥上的危险

作者:未知

佩妮·帕克懒洋洋地靠在厨房桌子边上,望着布朗太太。把草莓茎插进一个鲜绿色的碗里。
阳台故事 Balcony Stories
Balcony Stories阳台故事

作者:未知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人们在阳台上度过了人生的许多时光。在这里,夏日以六个月亮的长度展开,而夜晚则必须以一种更为广阔和壮丽的天赋来弥补太阳炙烤下单调乏味的白天。
在伊丽莎白女王时代 In the Days of Queen Elizabeth
In the Days of Queen Elizabeth在伊丽莎白女王时代

作者:未知

伊丽莎白公主的那列火车上的两位小姐正在汉斯敦宫的一间上层房间里轻声交谈。
魔法四月 The Enchanted April
The Enchanted April魔法四月

作者:未知

那是二月的一个下午,在伦敦的一个妇女俱乐部里——一个令人不舒服的俱乐部,一个悲惨的下午。威尔金斯从汉普斯特德来买东西,在她的俱乐部吃过午饭。她从吸烟室的桌子上拿起《泰晤士报》,无精打采地浏览着专栏,看到了下面这段话:
边防军 The Frontiersmen
The Frontiersmen边防军

作者:未知

世界的精神形象是个人的、变化的罗盘。有人把它比作一颗奇特的中国象牙球,里面装着其他的球,一个球套着另一个球,每一个球的大小都在不断缩小,但每一个球都是外部球的微小复制品。
墨尔本之家 Melbourne House
Melbourne House墨尔本之家

作者:未知

第二天天气很暖和,直到下午晚些时候黛西才坐上马车。然后,它来了,和她的父亲和医生。桑福德;黛西被拉了上来。伦道夫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马车的前座上,车上只有她一个人。她的父亲和医生走了进来,坐在她对面。马车开走了。
为什么林肯大笑 Why Lincoln Laughed
Why Lincoln Laughed为什么林肯大笑

作者:未知

林肯爱笑;他喜欢自己笑,也喜欢听别人笑。所有认识他的人,所有写过他的人,从几年前的约翰·海,到哈维·奥希金斯在他最近的作品中,都告诉我们,在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刻,林肯是如何找到时间来阐述他的论点,并通过讲述一些有趣的故事来阐明他的观点。他的幽默从未使他失望,通过它的帮助,他能够承受巨大的负担。
月亮小兵 Minion of the Moon
Minion of the Moon月亮小兵

作者:未知

当19世纪还呜咽的婴儿几乎不能独立,和不知道的奇怪的喧嚣,它发现自己出生,亚伯灵伍德分别和他妻子撒拉是房东和房东国王的手臂,一位著名的商务酒店,Appleford邮车站,在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镇,在一个伟大的教练来自南方的道路的苏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