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阅读MintReading
百词斩旗下品牌
我们在欧洲的一百天 Our Hundred Days in Europe
Our Hundred Days in Europe我们在欧洲的一百天

作者:未知

我以柱状的、独立的大写字母开始记录,以表明它的自我中心是毫无掩饰的。如果这是自传的一个章节,这就是读者理所当然要找的。让他把它看作这样一个章节,它的利己主义将不需要道歉。
西部小镇的故事 Stories of a Western Town
Stories of a Western Town西部小镇的故事

作者:未知

人行道上是用木头铺的,路上是用碎石和硬泥铺的。风刮得很厉害,因为那是十二月的一天,而早上只有六点。
好奇心 Curiosities of Heat
Curiosities of Heat好奇心

作者:馬里歐.李維歐 Mario Livio

这是达林先生的话。休谟,一个异教徒,在村里的商店里说话。那是星期一晚上。由于某种奇怪的念头,或者是一种神圣的冲动,他在前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就决定去教堂听听牧师要说些什么。
Una Sackville的心脏 The Heart of Una Sackville
The Heart of Una SackvilleUna Sackville的心脏

作者:未知

莉娜·斯特雷森给了我这本日记。我想不出是什么缠住了她,因为上学期她有时就是恨我。也许是出于悔恨,因为它太漂亮了,它的后背正是我所喜欢的那种——柔软的俄罗斯皮革,角上有我姓名的首字母缩写,还有一个用可爱的小钥匙搭的扣子,这样你就可以把它随便乱放,别人也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了。当我离开学校,事情开始发生的时候,我总是打算写日记,我想我总有一天会这么说的。我通常会脱口而出自己的想法,莉娜听到了,也记住了。
玛莎之家 The House of Martha
The House of Martha玛莎之家

作者:未知

我祖母坐在她自己的安乐椅上,靠后客厅的窗户开着。这是一个愉快的地方,坐下午的太阳就在房子的另一边,和她不仅可以滑草的院子,花坛,在她的照顾下,但在前面的拐角处草坪村街。
琼的星期四 Joan Thursday
Joan Thursday琼的星期四

作者:未知

她站在百老汇大街二十二号的东南角,等着一辆北上的有空座位的车。她已经站了一整天了,非常累,累得不得不一直站在上城的路上,这使她觉得难以忍受。所以,尽管她急不可耐地要赶快回家去“了结这件事”,但她还是选择了等待。
无尽之夜之城 City of Endless Night
City of Endless Night无尽之夜之城

作者:未知

当我还是一个七岁的孩子的时候,我的叔叔把我送到一所私立学校。现在回想起来,以我现在的知识,我更好地理解了这个人温顺的谦逊和精心培养的无知。
安慰之旅 A Voyage of Consolation
A Voyage of Consolation安慰之旅

作者:未知

提醒公众自己写了一本书,这似乎是不可原谅的。爸爸说我不应该有那样的感觉——他可能也会羞于提及他自己发明的小苏打——但是我有,而且每次道歉我都会提到它。我在英国曾经有过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所以我把我的经历印了出来。亚瑟·格林利夫·佩奇,来自康涅狄格州耶鲁大学。
巴斯蒂安·莱佩奇 Bastien Lepage
Bastien Lepage巴斯蒂安·莱佩奇

作者:未知

有些人身上带有神圣的印记,注定要在荣耀的礼物中得到最高的恩宠;它们注定要像那些闪亮的流星一样在生命中陨落,划过天空又在一瞬间消失。巴斯蒂安-勒佩奇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当其他人留下的只是一道光亮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了的时候,这位罕见的艺术家,过早地从艺术领域中被夺走,在一道耀眼的光辉中,追溯着他的旅程,那光辉甚至还没有开始消退。
美国的忠实者及其时代 The Loyalists of America and Their Times
The Loyalists of America and Their Times美国的忠实者及其时代

作者:未知

在继续跟踪清教主义的发展和特点在一个英国殖民地,我请求我写评论,不是作为一个英国人,但作为一个出生在加拿大的殖民者和终身居住,和作为一个早期和持续倡导的平等权利,民事和宗教,政府制度享受加拿大是引人注目的。